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balibuddha.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桃花重開 桃花重開第1章 花開在線免費閱讀_菲禧小說
◈ 桃花重開第3章 刀來在線免費閱讀

桃花重開第1章 花開在線免費閱讀

二月二,龍抬頭

徐良帶小女孩徐曼陪一位曾幫自己拔劍相助女俠曾靜逛了一遍一又一遍鎮子。等人來。

剛才徐良為幫自己惹上了一位刑部六品官,還狠狠的打他的臉,朝廷的臉,曾靜十分感激,又為了她還說這官品階不行,讓大官來帶兵等着,那官就去找人。

狗官身邊一位高手認出徐良身份,敬了一杯酒,雖修為少了一半,但也十分高興,大笑離去,還吐了一口給那個山曾靜臉的一個師門師兄。

高手黃小利是護衛,也是諜子,所以那三人後面諜子越來越多,徐良知但不屑去理,二個女子不知,一直擔心兵來。

狗官知道了那年輕人身份,嚇的屁滾尿流,知道了叫誰也沒用後,報了上級,只能嘆下這一口氣,但也十分開心,自己竟然被那位罵了,還說上了話,雖心有餘悸,但傳出去也是美談,只要自己改下話語。

千里加急到了京城去涼城,上報天子,天子知大罵不己,「一位天下武道宗師,龍師山當代天師布局,八位謫仙人,布局十年,打都沒打撤了,我的好弟兄真厲害,氣死了,有你,十年一直做惡夢,想你用三十萬軍權,換永世異姓王,大柱國,結果外敵滅了,你失蹤了,失蹤前還入皇宮如無物,三萬精兵是擺設,要沒年輕太監,和皇后,和我弟兄情,就因為我謀反當皇帝,用手段,讓你三十萬多死人,就要殺我,逼宮,本來是你來當這個位子的,每天早起,晚睡,政策無數,還要與官員勾心鬥角,分好士族的蛋糕,軍隊人心,當皇帝至少減壽二十年,雖是我自願,但有你我天天做惡夢,也只有一皇后雖是我愛的,但你十幾個美人才,術,美,還有武功無敵的女人,還不當王了,浪跡江湖,可你要關天門,斷飛升之路,無氣運,無仙人,還怎麼做天子,你徐該死啊」。皇帝把自己屋子裡東西砸完了,還大罵不己,直到皇后來了,才消停。

朝廷發來密報讓對東嶽劍池的事後緩,等那人走後從長記議,諜子撤回,看他沒用,白花錢。

徐郎等了半天,只有那個狗官回來了,跪下來就打自己的臉,說自己狗眼不識,王,王一字出口,徐郞一腳踢飛了那人,對兩人說,事了了,走我們吃飯去。

那兩個一年少,一年輕的女子,目瞪口呆。

徐郎又說道,他知道了錯了,我們饒他一回,不信你去刺他兩劍。

那年少女子剛想去,徐郞瞪他一眼。

那年輕女俠說,不用了,不用了。

想問,卻又不想問了。

三人就一起去吃飯了。

那劉姓員外郎,被手下扶起,手下們都噤若寒蟬。

那狗官,暗想到,活着真好,一個可逛皇宮如大集的人,一個天下武功第一的人,一個異姓王,大柱國,比皇帝還厲害,殺不死的人,只要踢不死,多踢幾下也沒什麼,現涼黨勢大,有這一腳,陞官可快。

那人又大膽上前湊到三人身邊,又一腳,踢飛了他,也昏了過去。

直到三人離開視線才有人去扶。

那曾靜道,我山上有一院子可,休息,不知公子。

那年少女子道,我們剛從山下下來,說山下沒地,讓我們住。

那年輕公子不知為何有些臉紅,那女俠見他臉紅也有些臉紅。

年少女子見到這一幕,翻了個白眼,裝的還挺像。

那年輕公子石破天驚來了句,這要被那我家中那幾位知道了,女俠你一定要為我們倆做主,說我們是清白的呀,不然可慘了。

那女俠雅然一笑,那年少女子則開懷大笑。

吃過飯,到了山上,那女俠為他們找了個兩個房間,就去向掌教彙報這事,拱手告辭。

那年少女子問他,為何那個狗官,見你跟見皇帝一樣,被那麼羞辱還不報仇。

徐郎只說一句,我曾名徐鳳年。

本來年少女子聽到這個笑話開懷大笑,只是細細一想。

女子又想開口,徐郎道,來人了。

一白衣劍客,背負長劍,走來,後這跟着兩個人,一青年,一女子,開門笑道,北涼王來此有何貴幹。

那女子跑向徐朗,臉紅的問,你怎麼來了呀?

那青年唉嘆一聲。

徐朗道,來看看,順便為柴老宗主上個香,打打狗,看幾個故友。

李一白道,可來切差。

徐郎道,不了,還有幾個謫仙人要殺,關個天門,已是無源之水,省一點,是一點吧。

李一白說,那好吧,明天還要比劍,先告辭了,想你也為這兩個師弟,師妹指點一二。

徐郎說,好的你先去吧。

徐朗為青年教了一劍,曾以木劍一劍退天下第二的之劍。

為女子教了一袖青龍,和兩䄂青蛇。

夜已深,青年告辭離去,女子還想說些話,只是不知說什麼也戀戀不捨的告辭,青年一味嘆氣,搖頭。

出了出被女子狠瞪了一眼,縮了縮脖子。

那年少女子只是獃獃望着徐朗說不一句,心想可不像啊。

徐朗道,傻站幹什麼,滾去睡覺,明天看個好戲。

女子哦了一聲,回到房中,撕下麵皮,滿臉通紅。

臉上全是笑意,真得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出聲,原來他怕老婆呀!

這天他演的好像,不過還是覺得不像呢。

徐朗的房門被人敲開,徐朗穿上衣服開門。

徐郎說,女俠仙子姐姐什麼事啊?

曾靜小臉一紅,說,你原來是。

半句話又說不出話。

對啊,對啊,我是。

當年被我爹趕出門,遊歷,那時還花拳繡腿都無,十分愛慕女俠仙子,半路被劫,遇溫華,,遇見那麼女俠,只有你路見不平,救了我們,還請我們吃飯,十份感激,一直記東嶽劍池的你,想找你,可太忙,江湖又太大,唉,見到就好。

東嶽劍池有你這種人,有柴老宗主,是真劍客,有俠骨,不會亡。

曾靜滿臉笑意,說,這事你還記得,我也忘不了,那老黃頭和溫華和你。  第二天

雪廬槍聖應約來到東嶽劍池,割鹿樓納蘭容若帶三劍也來到,本應來打壓和問罪的狗官未來,滾回了京城與朝廷上書派使者迎回徐鳳年,大柱國,北涼王,皇帝應下,涼黨喜,以李相國為首文,武涼黨皆對這刑部這小官有些喜色,有了香火情,只是在皇帝眼中大大對其失望,本應打壓東嶽劍池,結果把涼王未死信息帶回京城,本就是弟兄,有功之他,只是功無可封,只因帝王之位,必要殺他,滅涼黨,只是他做不到,他兒子,孫子可能會做到,但是他也不想滅涼黨,無涼黨,天下亡。

他雖是皇帝,但是只皇帝,一人而己,是人而己,只可共清貧,不可共富貴。

千年天下,可與功臣,共治天下,不殺無錯,功至之帝,只秦帝一人耳。

秦帝可一人治天下,利萬民,鎮百官,統軍事。一人鎮天下,但也因一人死,天下亂。

他趙文不是秦帝,這天下也有門閥,有了比貴族更新士族。

門閥可滅,士族不銷。

諜子連夜來到宋立身側報信,宋立人稱假廣州王,來應與8位謫仙人和江斧丁和趙天懶,圍殺徐鳳年,無鳳年,天下安,皇帝喜,官為真王。

宋立本想帶兵圍殺,可一想,陞官固然重要,就算十萬兵可殺,但他無北涼,殺他,他急了,殺他宋立白殺啊,除了他做帝王,天下三大宗師,北涼王,大柱國,他一現世,涼黨助他,成帝也無不可能。

放棄自找死路,也無找東嶽劍池麻煩的想法了。

本有三方來壓劍池。

朝廷暫無想法,納蘭見到徐郎,本想帶着人回到割鹿樓,只是徐鳳年點頭至意,自己不管,江湖事江湖了,只要朝廷不動狗腿僦不管這事。

納蘭只好做要做的事,但也只是做個樣子罷了,本是為要地盤,也不願去打生打死的。

雪廬槍聖與李一白皆為初天象,兩人之戰因槍聖毫無武德。

見李一白,槍聖大雪錐出,一槍出,槍出如龍,勢不可擋,槍尖至,李一白劍出,劍尖有三尺劍氣,與槍風對撞。

沙石飛舞,槍聖腳下土地4條裂縫,李一白身後,山峰破碎。

內力輕重,不分高下。

兩人皆收槍與劍,兩人手臀皆抖,兩人虎口,皆裂。

槍聖手回槍,又一槍出,槍如飛劍,直刺李一白心口,李一白一劍斬在槍鋒上,槍向右飛回,槍聖手剛想握槍,一劍至,還禮剛才,槍聖突然一槍,槍聖用手以槍擋出,手如槍一挑,劍也回,劍回,槍回。

在空中撞在一起,火花四濺,槍聖手如槍,中指如槍尖,暗顯出一桿槍,用氣機做了一把偽大雪錐直刺,李一白向前遞出一劍,槍罡對劍罡,氣沖斗牛。大地龜裂,龍捲尖起,二人一撞,一瞬開山。

兩人分開,兩人嘴上皆有血絲,不分高下。

槍聖又起氣機,槍回手中,一槍刺出,雖無氣勢,一槍遞向李一白心口,李一白不揮劍去擋,也一劍刺向槍聖,槍未至李一白身前,槍聖肩頭有一血洞,槍聖無力握槍,槍掉下地,只是李一白又向前揮出一劍,原來槍雖掉,槍頭飛出,槍聖一氣至槍頭,槍身落地,槍頭更勝從前速度,飛向李一白。

劍氣不守槍頭,一劍槍聖一臂斷,槍頭本可一下洞穿李一白,離他一尺處,寸步不入,臂斷槍落。

槍頭雖快,但劍氣更甚,有了劍開天口意味了,原來昨天,徐鳳年教劍,李一白有一開悟,以天象可當陸地神仙一劍,只是這次只分勝負,不分生死,留了槍聖半條命。

割鹿樓納蘭也想一試,只是身上囚龍針,未出,劍氣只到中天象,本去北涼一百騎,二十不願死守北涼,二十人以劍陣殺了二萬騎,回了中原,但吳家不認,不取囚龍,他們二十人,針不出,皆不到劍仙。

那八十騎在懷陽關大殺四方與處錄山八千老卒,殺得董卓三萬騎,7萬步卒,無力攻關,在拒北城前三十萬敵軍,殺退後,與一大雪龍騎,殺退董卓。

八十騎十不存一,皆入天象,取龍針,有生之年可入陸地神仙。有隱出江湖,有人入廟成官。

割鹿樓見李一白入大天象,自知無勝算,想告辭離去,徐鳳年攔下,與他們一商,取針換仙死,徐鳳年不想坐等圍殺,他不被殺,那隻能那些不服的仙死,我關天門,仙人止步。以後人開門,但仙人不可開。

真武白帝兩人以福地,做棋盤,以氣運固金身,福地龍多無妖,靈少氣多。各有勝負,從氣運,分魂為下凡固金身,以鎮化外天魔,十四下凡,飛升則多一飛升。

天下,只是天下,福地,只是福地。

天庭之大,天下加福地,加洞天也是九牛一毛。

氣運福地,是神管,仙人飛升,也只可做神輔而,除呂祖過情關,入十四,仙神皆以實力為尊。

此福地,可關天門,只為神管,不是仙管,仙管福地無天道壓,殺無因果,神則不同,可轉世,可謫下凡,修行天道壓制,不可亂殺。

真武氣運之多比白帝多,所以關福地,真武利。對福地有利。

李一白向納蘭起劍,納蘭拜手說,不了,不了,有事要干。劍客殺仙人,有趣。帶着四人與弟子一閃而逝。

李一白收劍,向各位打個起手。

槍聖雖斷一手,但功力未失,還有破境氣機,又向李一白遞出一槍,雖無槍尖,但罡氣成尖,向李一白飛去,眾人剛想提醒,槍已入李一白後背。

徐鳳年見這,揮手一手刀,一陣風刮過槍聖手臂,槍頭氣罡全無,李一白只是向前踏進一步,轉身一劍,削去,槍聖頭顱。

劍身無血,身已無血。

兩人之戰只剩一人活,一人雖戰但死。

一個武德全無,己至天象,殺年輕俊傑無數,不留手的槍法宗師,身死,不倒。

李一白本無殺心,但有人要殺他,他必殺之。

突然,大隊騎兵來到,一個王姓軍將來到,王朝帶着一營軍隊八千人圍住了劍池,王朝帶着可不敢進。王朝一人來到劍池,見眾人宣聖旨。

東嶽劍池當滅。

六字一出,眾人皆驚,揮手讓兵前來。

一男子輕拍他肩,他打了一激靈,大喊

誰,要找死,放開,不然…

徐良手持劍,用劍一下刺入他腹三寸,劍花棒掉,蛋滾。

王朝張口想喊,被一指定住,動不得,褲子下滳血,大身懼動。

徐良輕笑道,我不認識你,但我知道了你的事,一個三品將軍而己,強搶多少民女,還滅人全家,膽子好大,還與天外之人將圍殺我,該死,我會當你軍隊的面一片一片下你的肉,讓你被搶的女子,看下,嘿嘿嘿,你以前苦,現在噁心我,該死,我要替天下人殺貪官。從你開始,太閑了,做點事吧。

王朝剛想說話,劍光亂閃,人瞬間成為一副骨架,躺到地上,看向他們的副官,他們跪下直求饒。

劍池突然一震,劍池突然多了十位陸地神仙,和二萬騎兵圍住劍池,向徐良大叫:「投降吧,北涼王,你以已經跑不了,這有那麼多你在乎的人,放棄關天門,你還可白日飛升,成就仙位。」

「陸地神仙嘛,上次放過你們,看來你們真的想死,殺我一個在乎之人,我滅離陽,滅你們道統,上天門殺你狗主子,一群狗東西們,來呀,看誰要着死。」

「你們真牛,我說過威脅,北涼朋友着死,你那離陽小乞兒,有了神仙幫助,敢試探我,好,好,好都去死吧。」

手接過李一白的長劍,你們被我包圍了,劍氣四濺,一個時辰後,劍池方圓十里,無之存活,兩萬軍隊只剩下一萬八,剩下軍隊瑟瑟發抖,無人敢持兵器。

「鄧太啊,如何啊,你殺人第一要讓我吧,一群垃圾,你們幾位怎麼不動啊,垃圾陸地神仙。」

徐良一氣殺完二千後,看向那些軍隊一聲滾,一萬八的軍隊士氣全無,連滾帶爬跑走,大呼殺神又來。

兩萬軍隊跑了,徐良得了十分之離陽氣運,那氣運之蓮枯掉一朵。

看向那些下凡神仙,上次走了,這次留下吧,女仙陪我,男去死吧。

閃身一劍要刺向那個臟和尚,那和尚揮手要持佛珠,突然一軀一震,心口出一把太阿劍,金色血液流出,手持太

啊劍一轉,劍氣四濺,死無全屍。

「殺垃圾仙人還廢話什麼,練劍只為殺仙人,我說過仙人落人間,就要去死。」鄧太阿叫道。

那九個人大變失色,就要走,突然幾位女子出現,一個手刀從女仙心口穿過,「你腰不好,別找女人了,呵呵呵。」

白衣南宮一刀將持刀仙人斬成兩半。

青鋒,洛陽各一掌一個,兩位仙人,腦袋消失。

一把大涼龍雀飛出將剩的仙人,串成糖葫蘆,十位仙人十息無一存活。

「看來還是我厲害了,用氣運大陣鎮十仙十息滅仙。」

「老婆們我去皇宮一躺,你等幾個月啊」

「你腰不好,再找女人,你腰不用好了。」南宮道。

「滾吧,小垃圾,那個女留着。」

衘劍向飛去皇宮,一劍鎮皇宮。

入養心殿,年輕太監想攔,一劍把年輕太監釘在大殿之上。

手拿聖旨,去看,說這小兒子差了,忘了點事,一會兒提醒下他,怎麼做皇帝。運用神力,一閃到皇宮,入大殿,見皇帝,一甩聖旨,一旨匝到他臉,說,你忘了,你說的,還是你認我死了?

皇帝摸把臉,道,「我沒錯,皇帝不會錯。」

徐到,好,你等着。一揮把皇后招來,一劍把皇帝釘在龍椅上。

讓他最喜歡的人,看見他丟人的一面,當趙乞兒看見皇后,又大口吐血,手指的徐良。

皇后見之想攔,一指定下。我說過你再搞我北涼的朋友,皇后,皇位我都要,要活活氣死你個活王八,一個時辰後。

皇后被扔到皇上,身上白紅相間,兩人後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