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吟鳳鳴嘯明月第4章 喝酒要有度在線免費閱讀

龍吟鳳鳴嘯明月第5章 乾坤斬邪除妖劍在線免費閱讀

眾人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回到了明月溝,五老師家中。

「小毛,開門,小毛,趕緊開門。」大毛一邊敲門一邊喊道。

「來咯,來咯,你們回來了真好。」小毛雖然在家但卻一直沒有睡覺正焦急的在屋裡等着大家的消息,這時聽見外面的大哥在敲門一個箭步衝上去取掉門栓,吱呀門開了。

五老師進的堂屋指着隔壁平時用於看病的房間說道:「把那間屋打開。把兩個娃娃放到那屋的床上去。」

眾人七手八腳的把兩個昏迷不醒的人放在了屋裡的床上。

這間屋子是五老師用於給人看病診療的房間,陳設也是十分簡單:門口靠牆處擺了一張一米五的條桌,上面擺放筆墨紙硯,外加一個脈枕,一把摺扇。屋子中間拉有一塊黑色布簾將屋子一分為二,裏面半間屋子放了四張醫用單人床。中醫看病需要的器具極其簡單,不像西醫那麼多儀器!中醫看病全靠大夫的自身功夫:望,聞,問,切。通過這四個字訣就能從一個人的在外表現看出生了什麼病,該用什麼葯。中醫大夫治病藥方和藥材都是分開的,大夫開出方子病人再去藥鋪按方抓藥!中醫的宗旨是:懸壺濟世,救死扶傷。不像現在的某些機構和某些人只為錢不管病人是否需要,變着花樣榨取病人的錢財。

中醫是我國的:國之重器,國之精粹。幾千年悠久的歷史,是為歷代黎民百姓必不可少的修身養性,治病驅邪之法寶。

把二人放在病床以後,五老師叫其餘的人都各自回家去,留下大德和胡賀久照顧孩子。

五老師對的兒子小毛說道:「去給我端兩個半碗清水過來。」

小毛應道:「哦」轉身去了廚房

不一會小毛就將清水端了過來放在桌上。

只見五老師從腰間的道袍系帶處解下一個黃黑色相間的布囊,打開布囊口子取出指頭大小的兩顆黑色丸子分別放在兩個裝有清水的碗里,丸子一遇到水就逐漸化開融掉,此時屋裡幾人突然覺得滿屋子有一股異香撲鼻而來,十分的舒服,所有突然覺得精神為之一振,本來有一點困意的也突然消失了。

幾人不約而同說道:「好香啊。」

五老師回頭對張胡二人說道:「把水端過去給他們二人喝了。」

二人立馬走到桌邊一人端起半碗清水向自己兒子走過去,走到兒子身邊扶起上半身將水慢慢的倒進了兩個人嘴裏,幾分鐘時間就將水灌進了肚子裏面!

放下碗之後。

張大德說道:「怎麼還沒醒呢,?幺爸,你這個東西是啥子呢,有效果沒得哦?」

「不要多話,在一邊等着。」五老師回道。

時間不到五分鐘……

突然聽到張小軍輕輕嗯了一聲大家目光一起看了過去,只見張小軍緩緩睜開眼睛突然大聲喊到:「快跑,快跑,蛇,好大一條蛇……勇二娃快跑……」斷斷續續喊完這幾句話就沒聲音。

五老師立馬走到張小軍身旁咬破自己右手中指在空中比划了幾下點在張小軍的額頭,在額頭留下一指頭血印。

做完這些,五老師緩緩用手摸着張小軍胸口輕聲喚道:「軍娃,軍娃……」

此時只見張小軍再次慢慢睜開眼睛緩緩環視四周一圈然後盯着五老師說道:「幺老爺。」

五老師點了點頭說道:「軍娃,你感覺怎麼樣?」

這時張大德也湊了過來說道:「你娃娃跑那裡去了?害得我們到處找你。怎麼這麼不聽話。」

「我們去給勇二娃的爸爸找葯去了,勇二娃說他的爸爸快死了。」張小軍口裡的勇二娃就是和他一起出事的胡南勇,他的爸爸就是胡賀久。

此話一出大家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胡賀久。

胡賀久正在他兒子身旁急得團團轉,突然停張小軍這麼說,立馬回過頭來目光剛好和大家目光對視着。

他有些驚詫的說道:「這……這……你們兩個是為我去找葯了啊?我這身體那裡還有葯可救啊!我死了不打緊我是幾十歲的人了,你們還年輕還小,沒必要為我去冒險啊。我的身體大家不知道五老師是知道的,已經完了。」說完這句話搖着腦袋低了下去

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五老師。

五老師見狀說道:「哦!大家還不知道吧,老胡生病了,確實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了。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本是他個人的事我也沒有給誰說過,尊重病人的**嘛。大家都知道的老胡平時嗜酒如命,他壞就壞壞在這個酒上。酒本身是個好東西的,但任何都得有個度。萬事萬物都分陰陽正反兩面,用好了就是好事過度了就是壞事。以前老胡來我這瞧病我也勸過他:不要喝那麼多,可是他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後來發展到離開了酒就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已經犯了酒癆。上個月他病的很厲害又來找我,據我診斷他的肝臟已經壞死其他內臟也已經開始衰敗了,我是沒有辦法了。」

胡賀久接話說道:「我當時還不怎麼相信,我省城有個親戚在醫院工作,我專門去了一趟做了個西醫檢查,結果是肝癌晚期,最多不會活過半年。我把這些只告訴了我的老婆,兩個孩子都沒說,我不知道兒子怎麼知道的。」

「勇二娃是偷聽你和他媽聊天知道的。」張小軍接話繼續說道:「我和勇二娃是好朋友,他把這事告訴了還求我幫忙救救胡表叔。」

「這就是你們進山的理由?你們不知道後山是不能進去的嗎?就你兩個小屁孩兒還能找到葯,沒死山裡就哦彌陀佛了。老子給你安排的活路也不做,你要氣死我?」張大德聽了他兒子說的話後生氣的說道。

五老師看張大德在發火馬上制止道:「大娃莫要給娃娃發火了,人回來了就是好事。軍娃你們怎麼想起進山去找葯?誰告訴你們山裡有葯啊?」

張小軍說道:「幺老爺,你說的啊,後面馬鞍山有一種樹叫不死樹,人吃了就可以把病治好了。」

當地村民口中的後山山名就叫馬鞍山,因山的形狀和馬鞍很像所以取名馬鞍山。因為省事大家圖個洒脫一般都直接說後山。

五老師說道:「我說的,對對確實是我說的,但我也說了是不能隨便獨自進山的,一般人進去就回出不來,你們怎麼沒記住呢?」

屋裡的人這時都想起來了,關於馬鞍山有不死樹治百病的事祖輩確實有這麼一個傳說,早年間每年都有人進去山中想尋找此葯,不是全無收穫瘋瘋癲癲的出來,就是再也沒出來出來。所以慢慢就在當地傳開了後山有惡魔千萬別進去,一律不得私自進山。為了自己安全每個人都自覺遵守了,就這樣傳了下來也有上百年歷史了。當年五老師為躲避抓壯丁加入到後山隊伍的那伙人也就是在馬鞍山的山腳邊上駐紮,也沒敢進到山裡,官兵來剿匪也是走走過場,都不敢深入山裡去,這也是他們得以生存下去的原因。

張大德又說道:「那些只是傳說,你這兩個傻小子竟然也相信。」

張小軍大聲說道:「我不管他是傳說,不管是真是假,如果真的找到葯能救胡表叔不死,那也值得冒險的!就算回來挨你一頓胖揍我也心甘情願。」

看不出張小軍小小年紀卻有義薄雲天,俠肝義膽之性格,為朋友能兩肋插刀將生死置之度外,真是難得!

五老師聽到張小軍這樣說微微點頭從心底里讚美這個小子的所作所為,同時一臉正色說道:「那可不是傳說!這麼多年有很多事我沒告訴過你們。我離開的幾年裡我跟着我的師傅經歷了很多你們無法想像的事情。其中包括有和我們明月溝相關的,我回到這裡生活,除了因為這裡是我的家有我的家人,還有更重要的使命在身。」

「五老師,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兒子吧。我已經是快要死的人了,我不能再讓我老婆沒有兒子啊。」胡賀久哭喊着打斷了五老師的話「我該死,我一輩子好吃懶做沒為家庭做出什麼貢獻。但是如果讓我的兒子走在我的前面我是死不瞑目啊,天啊你就讓我一個人受懲罰放過我的兒子吧,我給你跪下了。」

這時大家才想起來回來的兩個人都喝了五老師的藥丸卻只有張小軍醒了過來,胡南勇那小子還昏迷着呢。

五老師轉頭看着胡賀久說道:「胡賀久啊胡賀久,你看你這名字就註定了你這輩子的結局啊,胡喝酒,胡喝酒,都是胡亂喝酒的下場哦」

眾人一聽五老師的話既為胡賀久感到惋惜,同時又覺得五老師說的話挺搞笑的,都憋着沒人笑出聲來。

五老師又對胡賀久說道:「人我肯定是會盡全力去救的。據我現在推斷,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兩個娃娃的體質差別太大了,小軍娃娃的體質,膽識,魄力,遠遠高於勇二娃,所以我一用藥很快就醒過來了。而勇二娃缺乏魄力和膽識,體質天生不如小軍,所以一遇事就嚇破膽了,按老話說就是魂都飛了。魂都不在了怎麼能醒過來呢?」

胡賀久焦急的哭喪着臉問道:「那該怎麼辦?」

五老師回道:「招魂!」